當景甜學會自黑

2019-06-17 灌云新聞網

打印 放大 縮小
開啟“景甜有背景”話題的《戰國》上映8年后,景甜身上依然充滿神秘色/。
 
8年前,她拍大//、闖好萊塢,網友想知道她的“背景”是怎么來的。8年后,她拍電視劇、錄直播,網友想知道她的“背景”是怎么沒的。他們想看穿她,她做什么、說什么,也只是論據而已。
 
接受采訪前,景甜正在備戰戛納。被問及身邊這些不曾消散的目光,她給出了符合身份的“標答”:我的職業讓我站在大家面前,就必須要接受所有評論。
 
但把采訪中她說的話整理成文字,類似“哈哈哈”的大笑有32處。她分享自己的小挫折、小心事、小體驗,用笑來消解復雜的靈魂之問。
 
洗臉火了?早知道洗個澡
 
那不是一張有攻擊力的臉。明明五官明艷,卻釋放出鄰家女孩兒般的親和力。手機自拍鏡頭前,那張臉被白色系的背景映得發亮,但只要笑容綻開,光芒帶來的距離感就會消失不見。
 
景甜的笑很甜,這是愛看她直播的人早早達成的共識。被愛的人也擅長分享日常。這段47秒的微博//里,景甜同時做卸妝準備、“匯報”行程、追自己主演的新劇,沒有一絲吃力。
 
“李心月(景甜劇中角色名)好慘一女的。”//中,穿著睡衣的景甜邊梳頭邊吐槽。一句信手拈來的網絡流行語,把她與觀眾的距離拉近幾分。5月9日//發布時,她還帶上話題#景甜胖了#,傾訴自己和普通女孩兒共有的身材困擾。
 
她越來越“接地氣”。
 
出道前幾年,景甜身上始終帶著某種“不接地氣”的特殊性。年紀輕輕就能拿到大制作女主資源、和影帝合作、演國際大/……那些年,好奇的網友稱她為“世界第八大未解之謎”,拿她的“不紅”和“背景”大做文章。
 
局勢在2016年扭轉。一場直播中,她展現了暴力揉搓的真實洗臉方式和絕佳的素顏狀態。//在網上大火,“景甜同款”賣斷了貨。“第八大未解之謎”和網友間的“神秘紗幔”,就此掀開。
 
那場直播,成為采訪她的記者永遠繞不開的話題。
 
也許是因為被問了太多遍,面對中國新聞周刊設計得勾勾繞繞的問題,景甜顯得無比坦然:“你說的應該是洗臉//吧。”
 
她毫無停頓地還原起當年的無心插柳:當時趕上國內的新戲宣傳,她身在國外拍戲,只能在媒體群線上互動。她要洗臉,有人說想看,她便一口應下,錄了//發到群里。
 
“結果他們把這個//發到了網上,后來被更多的人看到了,就突然傳開了。”時隔三年,她的語氣依然帶著困惑。
 
再被追問后續效果時,她已經回到了之前從容坦然的狀態。在她的概念里,“洗臉//”并沒有給她的生活帶來太大變化,“買產品時老斷貨”是她能想到的最直接影響。
 
可這是網友心中的“景甜事業轉折點”,媒體多年的追問足夠她有所察覺。因此,就像用網絡用語、帶微博話題一樣,在重視現場效果的綜藝節目《火星情報局》里,她玩起了這個梗。
 
“記者問我,你演那么多戲,大家一直對你的作品、對你的演技沒什么關注度,然后覺得你不火。為什么你突然洗個臉,在網上火了。”
 
“早知道拍個洗臉的//。”主持人汪涵調侃道。
 
“對,早知道,洗個澡什么的。”景甜完美接話,現場嘉賓歡呼起來。
 
“人間富貴花”
 
自我展示和調侃,曾是景甜不擅長的事。
 
2011年,23歲的景甜跟著《戰國》劇組參加熱門綜藝《快樂大本營》,穿一身簡單清涼的牛仔裝,站在孫紅雷和吳鎮宇之間的舞臺“C位”。主持人和嘉賓夸她時,她看遠方、抿嘴唇、拽衣角,小動作多得藏不住。
 
何炅知道她學過舞蹈,邀她現場跳一段。她選了民族舞,動作專業,但沒放開。每次音樂暫停,她都慣性地后退幾步。謝娜跳出來耍寶,她也只是遠遠站在后面掩嘴笑,并不接話。
 
現在的景甜很少在公眾場合跳舞,但被問的問題多了,她總會提及年少的練舞時光。和中國新聞周刊聊起童年,她說印象最深的就是跳舞。
 
上課時要按時到場,“風吹雨打都不怕”;回家要在媽媽的監督下繼續練習,“不能影響學習,只能起早貪黑練”。“好像我的童年還蠻辛苦的哈哈哈。”她后知后覺地笑著總結。
 
青春期也說不上叛逆或早熟,因為占滿青春記憶的還是跳舞。非要說有什么煩惱,那就是為保持身材錯過了很多想吃的零食。這件事令她至今無法釋懷,“感覺錯過了很多人間美味。”
 
所以當知道“演員”這一職業時,少女景甜一下來了興趣:“我就覺得,應該沒有什么比跳舞更苦的了吧。”
 
天真的想法很快被殘酷的現實打消。
 
2007年,景甜考進北京//學院表演系,不久接拍電視劇《一個女人的史詩》。劇中,她演劉燁和趙薇的女兒歐陽雪,一個戲份吃重的叛逆少女,傳說中原著作者嚴歌苓是其原型。
 
這無疑是一個離景甜很遠的角色。她扎起兩個高馬尾,穿上頗有年代感的格子背帶裙,也只是形似神不似。于是,她不停地和導演交流,下戲了就“坐在旁邊看前輩拍”。邊學邊拍的日子結束后,她感嘆:“其實每行都是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”
 
她開始用“功”。身邊人的表情、狀態和情緒表達,自己演的《警察故事2013》《//風云》等//,她通過各種渠道磨煉不足的演技。
 
這也正是網友探究她“不紅”和“背景”最“用功”的日子。久“探”無果后,他們甚至有感景甜“獨自美麗,不爭不搶”的可貴之處,給她起外號“人間富貴花”。
 
景甜倒沒在意這些。被問到“其間經歷過最嚴重的挫折”時,她第一個想起的是//《長城》。“拍攝前我被安排去美國封閉訓練,真的是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訓練。有好幾位武指教我不同的動作,每天學習新的復習舊的……”
 
在景甜的回憶里,那段訓練勾起了她兒時練舞留下的腰傷,膝蓋上的傷也復發了。但她很享受這種“只為一件事努力”的感覺,“很帥很颯”的打女也是她最喜歡的角色。一切都是那么適當。
 
可//上映后只拿到4.9的豆瓣評分,種種差評中,景甜被推上了風口浪尖。張藝謀大/唯一女主、僅次于馬特·達蒙的二番主演……爭議爆發了。
 
“我要是有錢,我也砸給大甜甜”
 
景甜選擇面對。
 
“只要有景甜,/子必然瞎。”“為何沒名氣的景甜可以艷壓群芳,在長城上獨領風騷?”“我一直再告訴自己,再給景甜一次機會,最后一次,答應我!”
 
一期《瓣嘴》中,景甜朗讀了豆瓣網友這些代表性“惡評”。整整6分鐘,她始終面帶微笑,并不時給出頗具趣味性的回復。有人譏諷她“照這趨勢明年能拿奧斯卡”,她回“謝謝您,您真敢想”。
 
“玩梗”是個技術活,景甜的確掌握了一些關竅。她對自己五花八門的“黑稱”了若指掌,無論你抽出哪一個,她都能拿來開玩笑。
 
但她承認這最初讓她“不舒服”。
 
她不記得第一次看到“黑評”是什么時候,倒不是刻意回避,實在是“太多了,壓根記不清楚”。她曾為它們鉆過牛角尖兒,用“在跑步機上揮汗”和“食療”排解壓力。隨著年齡增長,她才漸漸建立了用來培養坦然氣質的觀點:自己問心無愧就好。
 
輿論發展至今,有些爭議她完全能應對自如。比如被問及“資源咖”人設,她會得體地回復“角色是看緣分,能有幸出演幾部大制作的//,真的非常感恩”。有些她仍摸不著頭腦。比如“豪擲百萬買禮服”,她稱自己完全不知道這是怎么被制造和流傳的。
 
“后續沒調查嗎?”
 
“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問。”她似乎在回復與之毫不相干的八卦段子,“就隨它去吧。”
 
《瓣嘴》的精/回復為景甜圈來不少粉絲,他們在彈幕里贊她“情商高”。還有一部分發言的網友前來“考古”,他們在彈幕上整齊地表明身份:從《大唐榮耀》來的。
 
景甜有了“劇粉”。
 
或是演技、或是扮相、或是氣質,景甜身上的某些東西精準擊中了古裝劇愛好者。“名門才女沈珍珠”和“人間富貴花景甜”的契合度之高,出人意料。寫著她“惡評”的豆瓣出現了一條被2313人標記“有用”的評論:“講道理,我要是有錢,我也砸給大甜甜。”
 
這些網友評價,“大甜甜”都會看,尤其是在作品播出期間。它們作用于她的兩個自省時刻:一個是睡前,她能有空翻翻微博評論,看看觀眾說自己是進步了還是有待提高;另一個是飛機上,她會靜下心想這些評論對不對,自己要怎么改變、突破。
 
“一些好的建議,還是要聽的。”她給出有點官方的答案,隨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這兩年已經沒什么評價能特別影響她的情緒,因為有些誤解,不是說“我沒有”就能消失的。
 
“就只能改變自己面對這些事情的心態。”這是她找到的、培養坦然氣質的方法。
 
“至少現在,我還是滿腔熱情”
 
景甜至今沒換微博背景圖。
 
那是電視劇《一場遇見愛情的旅行》的物料,劇集已在5月中旬完結。畫面中,飾演女主角李心月的景甜側身站在其中,扎著不太規整的半丸子頭,穿著毛茸茸的淺色外套,在山水花叢中,看著手機屏微笑。
 
陽光、勇敢的鄰家女孩兒“李心月”是景甜繼“沈珍珠”后迎來的第二個高人氣角色。導演毛衛寧曾說,這是景甜“第一次演一個跟她非常接近的人物”。
 
景甜覺得“接近”是導演為了讓自己放松的說辭。劇中的李心月會把菜刀架在脖子上威脅別人,她沒這么“剛”。
 
但她還是在這部戲中完成了不少自我突破。觀眾樂見于她為了拖房租向房東苦苦哀求,因為喝醉把臉在玻璃上摔成一攤“爛泥”。這些“毀形象”的演繹,讓他們認識到她的可愛之處。
 
這實在是獨一份兒的神奇待遇。
 
如今和景甜處于同年齡段的“85后小花”,都在被網友呼吁轉型。無論她們演技如何,網友都已對她們的“少女類”角色審美疲勞。到了景甜這兒,一切突然變得很新鮮,網友期盼她多演些“甜甜的言情劇”,認為電視劇才是與她氣場相合的“吸粉”主場。
 
景甜更愿意從專業的角度區分//和電視劇。//對演員的表現力、張力都很嚴格,因為你的每一個細節、表情,甚至毛孔都會(在大屏幕)被放大很多倍;電視劇難度在于時間比較長,你要足夠了解你的角色,把自己的整個兒狀態放好,不能長胖……她滔滔不絕。
 
至于角色,她覺得合適最重要,沒有//熒屏之分。
 
就像網友總結的那樣,她沒有“85后小花”普遍面臨的資源和戲路限制。她的“小花”生涯似乎才剛剛開啟,至少她的名字,才剛剛被媒體劃進“小花”名單里。
 
“你接受‘85后小花’這個定位嗎?”
 
“我是85后,但我不小了哈哈哈。”她少見地做了個定義拆分。
 
去年7月,景甜過完了自己30歲的生日。談及這個大眾心中的敏感數字,她若有所感:“沒到30(歲)的時候可能還有點焦慮,過了30(歲)之后好像突然比之前活得開了。”
 
什么是活得開?她的解釋是“把年齡當成收獲,心態平和,享受當下”。30歲的景甜開始要求生活質量,要放慢工作節奏。一方面是休息,一方面是拿出時間思考些問題。心靜下一些,總會想得更明白一些。
 
她偶爾還會想起堅信“演戲沒有跳舞苦”的自己。在那時的她心里,演員多酷啊,可以活在現代、在古代,甚至在未來,人生“特別值”。但心靜下來,她明白演員是一個特別需要恒心和堅持的職業,“樂趣”是有,“苦楚”也有。
 
“那么,你還像當初一樣愛表演么?”
 
“我覺得這是我一生都會熱愛的事情。”她答得篤定,“至少到現在,我還是滿腔熱情。”
 
她對中國新聞周刊說,她現在更愿意嘗試有故事的人,比如拍個傳記。在一部作品中成為那些作家、藝術家,提高演技,在她看來是更酷的事。
 
至于演戲之外,她的愿望就簡單得多。“我希望我是個快樂的人,做個小太陽,睜眼有陽光,一路有溫暖,當我迷茫的時候,我有理由讓自己不迷茫。”
 
這段路上依然會伴隨流言蜚語,但那對景甜來說并不重要。“我是覺得哈,相信你的人會一直相信,不相信的人任由你怎么去解釋,他都還是不相信。那我們何必為了這些人,讓自己不開心呢,是不是?”
 
“不過景甜確實不紅哈哈哈。”她笑著補充。
 
她又回到那種坦然的狀態,是自我保護,也是自我釋然。

責任編輯:admin

新錦江娛樂 關閉廣告
新錦江娛樂 關閉廣告
12124期足彩14场胜负